SPZWL 发表于 2017-1-28 14:40:19

恐怖的因果神魔 馮馮居士

恐怖的因果神魔

作者馮馮居士

在我多年超感的種種經驗之中,迄今為止,這一件案子無疑是最驚風駭浪的了。

一九八七年新年元旦後不久的一夜,來了一個越洋電話。

「 馮 居士!」對方說:「我是R居士,你好嗎?好久沒問候你,老太太好嗎?」

「R居士!您好!您一定是有緊急情況了,長途電話很貴,不必多說客氣話了,有話請
直說吧。是誰病重了?躺在法國醫院病房內的老人,是不是你的師尊?」

「你看到了?」R居士說:「我還沒開口呢,你就都知道了。」

「這有什麼難?」我笑:「你打電話就是要問你師尊的病況如何,是什麼病,能不能醫
好,對不對?」

「我都不用講了,」R居士說:「既然你都看到了,你就告訴我吧!我們幾個弟子都在
這兒等著聽你的話呢?」

「R居士,」我說:「你們都做最壞的打算吧!令師的內髒全都在流血了,內出血相當
嚴重,尤其是肝髒,又硬化又爆了血管,他的內髒已經臭氣冒出來了,像臭死老鼠,癌
症到了這個田地,他又內出血,又吐血,又屙血…。」

「你說得很對!」R居士說:「師父是吐血與屙血,是臭氣滿房,像臭死老鼠的腐臭,
但醫生還未能肯定他是什麼病,你說是肝髒?我們都還未知道哪!現在還在等候檢驗結
果呢!」

「我知道我的觀察不會錯的。」

「那麼,你看我師尊還有沒有救呢?」R居士問:「要怎麼樣才救得了他?」

「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方法可以救得了他。」我回答:「他已經病入膏肓了呀!」

「請你無論如何設法救救他吧!」她懇求我。

「我沒有那麼大的本事!」

「我們做弟子的,不能眼巴巴看著師尊這樣受罪呀!」R居士說:

「 馮 居士,你無論如何必須救他老人家!」

「我不能破因果!」我嘆息:「我真是不能!很對不起了!你們還是請醫生救他吧!這
是TerminalCase(絕症)呀!」

「我們師父修行五十年多年,修得這麼好,怎麼也會得病成這樣子呢?」R居士問:「
這是不可能的呀!你從前不是說他修為很好麼?」

「是的,他一向是修得不錯,你問我,他將來有沒有舍利子?我說會有舍利子,但是,
這幾年來,他發生了突變,他的修為崩潰了,為山九仞,功虧一簣!」

「那麼,他將來還有沒有舍利子呢?」

「那就很難說了,」我答:「他體內的舍利子都已逐漸溶化,將來能剩餘多少粒,尚屬
疑問呢!」

「你真不能救他麼?」

「我只是凡夫俗子啊!我倘若有病,也還自救不了呀!我有什麼本領可以干預別人的因
果?」

「他修了一生,修得那麼好,竟會有此下場!」R居士嘆息道:「這是什麼道理呢?你
說的因果,是什麼因果呢?」

「那你們得問你師尊自己,他心裡有數。」

「我們無論如何一定要救他!」R居士說:「我們將不惜任何代價!」

「任何代價也不能破因果之環!如果你們硬要干預因果,恐怕是必須代負罪果的。」

「我們情願代師父受罪!」她堅決地說。

R居士的師尊某老法師,已經七十多歲,是一位很知名的密宗高僧,精曉密咒,更精通
風水星相之學。我不太明白怎麼一位佛教高僧會以看風水為業,這和某地的一位法師掛
牌為人算八字、批命是同樣使我大惑不解的事。佛陀不是告誡弟子不可相信星相占蔔麼


我從未會見過這位某某老法師,我只認識他的弟子R居士。後者每次來加拿大必然來訪
,她對她的師尊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每次都提及老法師的種種神奇事跡。不過,倒從
未提及他為人看風水、看相之事。我可知道他從看風水結了很多緣,收得一批富豪人物
為弟子,他看風水的本事很高,賺了很多錢,聽說看一看就收數千至數萬元。我也沒對
R居士提起這些事,免得她以為我是酸葡萄作祟。事不關已,何必勞心?我自己管自己
的事還忙不過來哪!

某某老法師買了很多房地產,不過,廟宇卻只有一座。他的弟子數以千計,但是並沒有
一個出家弟子!這是很出乎常情的。他最喜歡的事就是旅行,常常坐飛機飛來飛去,美
國、加拿大、歐洲、台灣、大陸、日本,卻不是去各地弘法,從來沒聽說過他雲遊講經
,似乎他只在本寺講經而已。他的行事都是與一般比丘不同,資料不多,很難判斷他的
任何做為。

大前年,他由一群富豪在家弟子擁簇來到了加拿大多倫多,住在豪華酒店。R居士彼時
在溫哥華寓所,特別喚工匠裝修了新房子的套房,恭候師尊來駐棲,但是,他沒有來,
他臨時又變了卦,轉到美國去觀光了。R居士原說等他來了溫哥華,就陪他來舍下與我
見面,他沒來,就緣慳一面了!我家向來多往來的高僧大德,接應不暇,所以這位某某
老法師不來,我並不以為意。老實說,接待有名的高僧大德,是吃力不討好的事!從大
清早到深夜,都有川流不息的弟子或仰慕者來見他們,我光是開門都忙不過來,茶水素
筵,張羅不叠,電話鈴響個不停。開飯都得分幾批開,趕著燒飯,四個電鍋全出動也趕
不上,來的客人大多數是陌生人,把我當做僕人看待,吃了一頓,連謝都沒一聲。他們
走後,我還得大半夜裡洗盤、洗碗,堆滿一廚房的垃圾,更別說三天都清理不完的雜務
,這三天休想做什麼文章看經了,我不是吝嗇,我不怕貼錢供食,可是,每次要犧牲幾
天寶貴的時間,這一點最困擾我!還碰上有些客人臨時強求我為之看財運、看生意什麼
的,我真是雙重賠本!為之氣結!次月,電話帳單來了,無緣無故多了幾筆長途電話費
,也不知是貴客當中哪位趁亂打的長途電話?

所以我是怕接待大牌法師的,跟來的人與不速之客之群,一來吃掉我一個月的買菜錢,
那都是小事了,因此,R居士的師父沒來,我還真感到僥幸之至啊!

某某老法師顯然是 從R 居士得知我的賤名,他也曾托弟子向我致意,我也托之回報問
候,不過,除此之外並無交往。

我一些也不知道他的情形,但是R居士等時常問我:「我們師父的法力如何?」又說:
「我們師父的神通是很有名的,不知道你和他比,誰高誰低呢?」

「當然是你們師父法力高啦!」我笑道:「他修了五十多年,吃的鹽比我吃飯還多呀!
我有什麼法力?我懂什麼?」

R居士等時常會拿他們師父教的密咒來問我:「這個咒你學過沒有?」「那個符你會不
會?」

我都坦白地據實以告:「我都不會,都沒有學過,我不曾學過多少密咒。」

從R 居士等口中,我得知老法師精通很多密咒,神通廣大,我自問是萬萬不及的,我並
沒有什麼修為,我雖是顯密都學,其實兩樣都未得皮毛,這是實話,怎能比老法師呢?

去年(一九八六)夏天,R居士打越洋電話來問我:「我師父要我們陪他去大陸遊九華
山,你看他可不可以去得?我可不可以去?」

「你們不怕旅途勞頓辛苦的話,都去得!」我說:「這是用不著問我的。」

「總要問一問你好些。」

「我知道你是擔心你師父的健康受不了勞頓。」我說:「跟你說實話,他這麼一大把年
紀,身體又多病,還是以少奔波為好,他在廟裡多講經不更好嗎?」

「你知道他喜歡旅行,他是坐不住的。」

「他和我恰恰相反!」我笑道:「我是最怕旅行的。」

「你不用旅行。」R居士笑說:「你只要心一想去什麼地方,就出神去到了。」

「這話我倒不敢否認。」我說:「你知道,我這樣神遊比較方便些。」


我的確能一閉上眼睛就立刻到達很多地方,包括太空、宇宙深處與地球的任何角落,我
並不是想像出來的,我是一閉上肉眼就看見的,像此刻我在寫這篇文章,我一合眼就看
見大連港口和停泊的船,港口設施,歷歷在目,我可從來沒去過大連。再一合眼,我又
看見了天山的大草原,我心中想起台北,一閉眼,就站在台北火車站前面的成千成百輛
汽車賓士、機車成群的街道上,嚇得我立刻要飛走。著名的作家倪匡 先生是與我素未
平生的,他在一篇專文中認為我的天眼通其實是神足通,他的見地很高,我的天眼通的
確與神足通是相通的。這可見 倪 先生對佛學了解之深,當然,我的功力還是很淺很淺
的。

R居士某次在越洋電話中說她看上了一幢房子,她叫我看看有沒有問題。她只把地址告
訴我,我閉上眼睛,馬上就出現了那座山坡上的洋房。

「是西班牙式的,紅瓦,奶油淡黃白粉牆,」我說:「我兩個很大的大廳,硬木地台,
家俱很考究,地毯紅色,房子有五間房,有兩處的牆是弧形的,大窗可望見香港與大嶼
山,有鏤花鐵欄及大鐵門,地勢前段低後面高,有花園,有荔枝樹或是龍眼樹,葉子看
起來像是荔枝,有芒果樹,有雙車房,工人房,屋後高坡上有一座柏文式大樓,這座房
子是業主自己設計的,很新,大約十年,這位老先生是建築工程師,已經退休了,大概
想賣掉,移民到美國,材料一流,環境一流,不過,開價太貴!」

「這還是想像出來的麼?」R居士說:「完全正確,你真是看的清楚極了。」

這不是我第一次為R居士越洋看房子,她考過我很多次了,上一次是為她看一座三十層
高樓公寓的第十幾層,有公用遊泳池的,也都是只給我地址,立時就需在電話兌現,從
前有些人說我只是「想像」,我倒要請他們也憑位址對電話越洋「想像」一下,看能否
出現那麼清晰的畫面吧!

R居士的師父住院,我自動就先指出是在法國醫院,我從未見過老法師,連照片亦未見
過,弟子們亦從未提過他的健康狀況,也不知道。而我心中浮現了他的瘦削至皮包骨的
樣子,他的皮膚都變黑了,僵硬了,他的內髒在流血……一切都如在眼前,他的私家病
房窗外有鳳凰木,枝葉映映……這一切詳情只是想像的麼?這樣鬥膽指出一位高僧的病
情,不怕挨駡麼?

我的觀察在幾天之後就獲得證實了。眾弟子驚惶不已, 公推R 居士親來加拿大見我,
商量商量。

R居士一下了飛機的次日,就趕來找我。

「 馮馮 居士,」她說:「你看我們師父的病況完全準確,醫生都已證實了,現在大家
弟子要我來求你救師父,你無論如何不能推辭!」


「我不是說過了嗎?我沒有神通,也沒有法力,又不得醫生,」我說:「我又不能破因
果,你們是白找我了,我就是想幫你們師父,也不知該怎麼做呀!」

「我們師父知道你該怎麼做,」R居士說:「這一次也是他自已的意思,他叫我們來求
你幫他的,他說只有你可以幫得到他。」

「他老人家太器重我了,」我搖搖頭說:「不過,他要我為他持念的密咒,我自問是力
不勝任的。」

「你已知道?」

「他老人家要眾弟子都為他持咒,是不是?」我說:「他要你持念多少遍密咒?他要我
持念「大白傘蓋咒」,是不是?」

「他叫我為他持念五百九十九遍「大悲咒」,」R居士說:「他也希望你為他持念「大
白傘蓋咒」,次數倒沒說。」

我搖搖頭:「沒有用!」

「他說只要你肯念,就有用。」

「世上有能破因果的咒麼?」我苦笑:「就是「大白傘蓋咒」也不能破困果呀!現在只
有他自己方能救他自己,別人是無能為了。」

「怎麼自救法?」

「把所有多年累積的財產,全部布施給慈善機構,把他那幾千萬元都用於救助貧病,與
飢寒交迫的苦難之人,捐給東華三院的養老院、孤兒院、醫院,或者國際紅十字會,或
者佛教慈濟醫院……或者給天主教的德蕾莎神母去救濟衣索比亞飢民,印度的貧窮病人
……都可以,這樣種些善因必會得些善果,或者可以得到拖延一些時候的生命,甚至會
好起來。」

「這恐怕他不肯。」

「到了這個時候還不覺悟嗎?」我說:「他的幾千萬財產,很多都是佛教徒捐獻的,不
應該拿出來用於慈悲的布施嗎?他還留著交給誰?縱然他能成正果,他能帶這些金錢去
嗎?他生平就只蓋了一座廟,並未大力布施做六度萬行的事,並未做到慈悲濟苦度厄,
到了現在最後關頭還不覺悟嗎?對不起,我在批評你的師父了。」

R居士默然。

「我知道他多年來購置了很多產業,有收不完的租金,有用不盡的利息,但是,他沒用
於社會慈善救濟,他的周圍是一批富豪,大家捧著他到全世界去周遊,住大酒店,享受
豪華,雖然他本人吃素,但是,功不補過呀!你們勸勸他吧!現在行善還來得及。也許
會有奇跡出現呢!」

R居士打了越洋電話去勸大師,可是,大師拒絕了,大師說他有自己的計畫,不用外人
來操心。已經不能進飲食的這位大師,躺在病床上,還在點數鈔票,而且命令弟子們再
買一棟樓宇收租,又叫人去辦理澳洲簽證,他要去旅行,到澳洲住住。

「怎麼辦?」R居士問我:「我們該怎麼辦呢?」

「我是毫無良策。」

當R居士再打越洋電話去時,大師拒絕接聽,只吩咐隨侍弟子傳言說:「叫馮馮念「大
白傘蓋咒」就行了。」

我並不是大師的弟子,我沒有義務為他持念「大白傘蓋咒」,而且我也知道念也救不了
他,但是R居士苦苦懇求,她自己也每天日以繼夜地為她師父持念「大悲咒」,我在不
得已情況之下,只好答應。

那天晚上,我沐浴拜佛,然後結印趺坐,持念「大白傘蓋咒」,那晚本來是睛朗天氣,
我念了一半,窗外天空突然狂風大作,萬雲飛來,遮蔽了星月。


我正在詫異,忽然地,外面天空閃現萬丈碧綠光芒,直逼我家而來,一陣陰寒之氣侵入
,使我全身冰寒,我向來不怕冷,仗著元陽護身,我從不畏寒,零下幾十度的天氣,我
也從未打過寒顫,可是這一次,我一連打了冷顫多次!當晚的氣溫不過是零度左右,不
可能把我冷到這麼樣呀!

那圍特別冰冷的綠色光霧侵入了我家佛堂,光霧中出現了一陣恐怖的聲音,我一聽,有
七十二個聲音,這是什麼魔怪呢?

隨著聲音而現身的一個巨魔,他大約有一千個頭,每一個頭都不同,青面獠牙的,蛇吻
的,鷹喙的,虎頭的,龍頭的,三眼的,七眼的,劍齒的,噴出綠焰的,呵出金氣的…
…魔眼閃光,魔舌連吐……恐怖極了!奇怪的是身體只有一個,是龍形的,滿長金鱗,
泛著綠金色幽光,他從天空雲端上倒垂下來,俯視著我,他的光華遮了北邊半邊天空,
看樣子,他似乎立刻要吞噬我。

我嚇得掉了魂,我倒不為自己恐懼,我是為我母親而害怕,她彼時正在樓上臥室熟睡,
我知道巨魔可能會侵害我們母子。

「你是何方魔怪?」我驚慌地以心問:「為何現身?」

「連我也記不得了?」巨魔心意說:「好大膽的孩兒,竟敢用「大白傘蓋咒」來干預我
的事。」

「啊!原來是這件事!」我心念說:「啊!我認出您老來了!您是護法神魔。」

「不準你提我法號!」他打斷我:「你敢提我名號,我叫你母子形神俱滅!」

「你老也別那麼不講理?」我冷笑:「我有做錯事,您老罰我就是,為什麼要涉及我母
親?」

「你這孩兒若再敢持念「大白傘蓋」,或什麼咒來鬥我,當心我就整你母親!」


巨魔說:「你有一點小修為,我奈何你不得,但是,你母近日松懈,我可整她受苦。」

「你老這樣不講理,我只好與您老同歸於盡!」

「你在護短,」巨魔心念轉厲:「還敢鬥我?你這孩兒,五世修為,又有多少能耐,敢
螳臂擋車嗎?」

「你老要是敢傷我母,」我心念直斥:「我不自量力要鬥您你老!」

我集中全神,金光與紅光齊出,罩住全身與我母。

「好,我就叫你母受點苦,」他的慘綠光華大盛,相較之下,我的金光、紅光只是瑩火
之光。

「您老敢撒野!」我叱叫,我結印,出動了向不敢用的五雷正法,這法我四年前試用,
當夜,溫哥華天空滿布閃電,二十一條電樹在我家周圍天空閃閃,向來少雷電的溫哥華
出現這樣的奇觀,翌日新聞登出了頭條,氣像家無法解釋大雪夜怎麼會有二十多條閃電


這一次,我結了印,念了真言,北面天空在幾秒鐘之內雷聲隱動!閃雷飛躍!

「師尊!帝釋!因提拉!」我高叫:「快來救孩兒和母親。」

帝釋的虹彩三重顯現隨即在夜空上面,金光像北極光般閃動,罩蓋了巨魔的綠光,那金
光是像瀑流一般的,像圓形的、巨大的羅傘,我知道師尊帝釋來了!

巨魔驚退,綠光暴縮,臨走,向我傳念:「孩兒,你不該自恃神通,妄用「大白傘蓋咒
」去助人破因果,所以我才來懲罰於你,我知我不能傷你,唯有傷你母才叫你怕,其實
我並非全怕你的五雷,我是護法正神,我做的是護法正事,那老和尚道行,我是一定要
吸盡他的,你不能再多事,今天看帝釋面子,我走了,希望你以後別再逞強,亂用神通
干預因果!」

「我不敢了!」我下拜:「您老請吧!」

似夢似幻,似假還真,我睜眼一看,炷香未盡,天空依然睛朗,月明星稀,我不敢再念
「大白傘蓋咒」給那位大師,我拜謝了帝釋,那時是子夜三時。

我推開房門,看見母親仍在熟睡,我心中記得神魔之言,我不敢睡,還有兩小時就天亮
了,要到天亮,神魔才不能再來。

我打坐念經,怎料疲極入睡,醒來已是清晨七時,昨夜經歷的驚風駭浪都已了無痕跡。


我母親在房內呼喚,我推門去看,她老人家坐在地下,不能行動,她的左腳忽然青腫了
,病得不能動,她說在四點多的時候,不知怎樣跌下床來,扭傷了足踝,她的嘴唇也裂
了出血。

我心裡有數,我知道是什麼緣故,我在心中默祝,對神魔說:「請您老收法吧!我已經
答應了您老,就斷不再敢干預因果了!您老何必還要傷害我母親?難道真要我與您老一
拼嗎?五雷正法縱奈您老不何,也還有我師尊帝釋呀!」

退到九華山的神魔點頭:「好,我收法,你母親本來應受七天苦,我明天收法!」

我運用我的內力與一些醫藥為我母親醫治,可是這一天,她完全不能行走,須由我背扶
,第二天,她才好了。

我打電話給R居士,將經歷告訴他,我說我的事真也好,假也好,反正你師父的事我不
敢再管了,你也不必多管了,不然,神魔會懲戒你的!

R居士並不深信我的故事,誰會相信這種神怪故事呢?她那天晚上照舊用功,為她師父
念「大悲咒」與其他咒,怎料果然出了事,我看見了神魔去警戒了她的詳情。

次日她打電話告訴我:「昨夜全部房門忽然都關上了,怎麼也拉不開!房子內發出好大
的怪聲,廚房冒出滾滾深紅的濃煙,衝進內屋來,我們都嚇壞了,推門又推不開!後來
,推開了門,廚房卻又沒有火焰!哎呀!好嚇人!現在我相信你的故事了!我不敢再逆
天而為了!不敢再為師父強念密咒了!」

「R居士!」我說:「我們不知困果還可原諒,我們既知困果就不應恃強硬要徇私去破
因果,密咒都是正法,但是,正法不是用來破因果,更不是用來助邪的!你師父他老人
家空修了五十多年,仍然到頭來自毀在三毒之首的「貪」念上!不肯將四眾善財布施行
善!我們恃神通去念密咒,助他破因果,就招了護法神魔來警告了?這件事豈不是一次
大教訓麼?」

「因果律真是可怕啊!」R居士說:「我明白了,我要再盡一次心,打電話勸師父立刻
將財產布施行善!叫律師來為他處理!」

「很好!如果他能悔悟改過,相信神魔會手下留情的。」

很不幸地,R居士的再次建議又被他的師傅拒絕了。

這件事的後果,讀者必可猜得到,無須我再寫下去。

上面我的驚風駭浪的與神魔鬥爭的事,對於全無超感或靈識經驗的人來說,無疑是神話
或幻境,但是,對於我個人來說,卻不是那麼荒謬!在我的感受上,它是真實的經歷,
這是無法磨滅的教訓,這是無法傳遞給任何人的經驗,我從此也不敢再自恃神通去助人
做任何有違因果的事,倘若有任何人恃強去破因果,那就是要代負因果的,再有這類事
,無論是天大面子,我也不再肯出力的了。

您就當這一段是神話小說吧!不過,那一夜上空的奇怪雷聲閃電,與北極光般的虹光與
金光巨大瀑流,都是有不少人看見的,新聞也報稱這是溫哥華從未見過的奇像。溫哥華
很少打雷,也難得見到北極光,而且,也沒聽說過北極有彩虹色與金光。

在靈識界,很多現像都不是只知物質世界的人所能知曉的。

R居士後來告訴我,那位大師是在九華山得病的,而且,大師親口說看見一條有魚鱗的
魔怪在侵食他的元神,他認為是一條魚精,但他看不見全部,只看到有鱗的一段。

我的經歷是真?是幻?請各人自己去判斷吧。

wxzh841112 发表于 2017-3-9 15:55:47

我信因果报应   命不可违

w73246279 发表于 2018-9-23 00:51:35

不错,看看。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恐怖的因果神魔 馮馮居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