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you 发表于 2016-10-8 11:34:42

《明查:褪毒金三角》系列一:用毒品提煉人生‧滿星疊揭坤沙傳奇

2012-09-15 22:23



坤沙的大本營保留了他當年的事物,讓人回顧和瞭解坤沙的一生。(圖:光明日報)


坤沙的大本營目前已公開給旅客遊覽,他生前的一切事物都完整保留供參觀。(圖:光明日報)


坤沙特設的秘道,一有風吹草動就可逃往避難的防空洞。在泰國政府接管後,秘道被炸毀,只留下叢生雜草。(圖:光明日報)


世界頭號毒王、美國頭號通緝犯坤沙一生評價兩極,外界稱他是魔頭,他的人民卻稱他為英雄。(圖:光明日報)


浴室簡陋。(圖:光明日報)


會客議室。(圖:光明日報)


一生用品。(圖:光明日報)


坤沙臥室。(圖:光明日報)


(泰北15日訊)縱橫金三角40年、全球頭號毒王坤沙(也譯昆沙)在2007年逝世後,留下一身謎的晚年及世人對他兩極化的看法。



坤沙逝世5年後,《光明日報》直擊他一手發展起來的滿星疊,這個小鄉鎮目前住有2000戶家庭,大部份居民都是坤沙投靠緬甸政府,解散後的殘兵及家眷。坤沙當年的基地、營房、學校及碉堡在被泰國政府接管後,也逐步開放成為景點,讓世人對坤沙這個聞之喪膽的名字,成為旅遊魅力。

當年基地現成景點

坤沙在滿星疊的大本營,當年也是行刑場,埋了一具具許多違反軍令者冰冷的屍體。前往坤沙基地舊址,需從滿星疊市場一帶顛簸上山,上山後大約5分鐘車程即可抵達營區中心,繼續往前大約10分鐘,則可見到驢馬大隊營區舊址,再上山前行約20分鐘,可見到當時坤沙得知泰國軍隊即將發動攻擊時預先逃往避難的秘道。

這個通往森林秘道,後來在泰國政府接管後已被炸燬,目前留下的盡是雜草的淒涼。

泰國政府在接管坤沙的大本營後,可以看出並沒有很落力的將之打造成為旅遊景點。面積6200平方公里的滿星疊少有遊客到訪,只有在暑假時,見到來自台灣學校的志工到訪,長住滿星疊與唯一的大同華文中小學學生進行交流。

一切從簡,只能用這句話來形容,不管是坤沙部隊的各種設施、指揮所、坤沙個人宿舍、臥房、廚房、會議室、軍隊宿舍、學生宿舍、驢馬大隊營區及遭軍隊炸燬的營區殘瓦等等,都只是用磚石和泥土草草鋪成。

從大本營中,除了可看到當年坤沙得知泰國軍隊即將發動攻擊時預先逃往避難的防空洞,以及後來遭到炸燬的情形,最吸睛的莫過於那“人坑"。

軍人吸毒鎖禁人坑

目前已被鎖禁的“人坑"地點在營區中心,直徑只有50公分,深區4.5公尺,內裡沒任何設施,就只有一片泥土地,專門囚禁吸毒士兵。

眾所皆知,坤沙治軍嚴厲,嚴禁部下吸毒,一旦被發現碰毒,就會被推入人坑,直至戒了毒。

至於坤沙的臥房內,還保留他多年日常用品,包括坤沙平日穿戴的衣物、鞋子等,臥房也簡陋,地上也只是一片泥土地。

毒王坤沙的傳奇沒隨著他的離世而劃上句號。

目前坤沙基地已由泰國政府接管,雖然人去樓空,但坤沙位於清萊滿星疊的大本營,營區基地遍佈整個山頭,依然被完整保留並開放給旅客參觀,並展示許多坤沙生前的照片及資料地圖和照片回故。

結盟了擺夷軍隊的坤沙,勢力便立刻擴張到了泰北,因此才會在滿星疊地區留下一些營房、學校及碉堡的遺跡。

外界都說坤沙得勢後過著奢侈放蕩、荒淫無恥的豪華生活,但從完整保留著的大本營中可看到,事實並非如此。

坤沙的大本營雖有完好保留下來,可惜的是,沒能好好包裝及規劃,顯得相當荒涼。

全球頭號通緝犯
販毒為民族解放

坤沙的人生是用毒品煉成。他一生評價兩極,美國把他列為全球頭號通緝犯,追隨者則形容他是偉大的民族解放鬥士。據知,一手掌控毒海風雲的他對於吸毒的部下一律鎗決。他曾說他是撣邦的領袖,販毒是為了他的民族解放。

美國禁毒部門估計金三角流出的海洛英中,就有一半是來自坤沙。坤沙的項上人頭,曾是全世界最值錢的人頭,西方國家曾懸賞200萬美元(約621萬令吉)捉拿,並稱他為“死亡王子",而前美國駐泰國大使威廉‧布朗稱他為“全世界最可怕的敵人"。

坤沙在2007年10月26日揮別風雲,終年74歲。這一代毒梟的殞落,生前風光,死前卻潦倒,留下了神秘、傳奇的一生。

老戰友眼裡的英雄

究竟現實中的坤沙是否如外界所說,是製造災難的恐怖分子?為回顧和瞭解這一代毒梟傳奇的一生,《光明日報》重返歷史現場,走訪了坤沙老巢滿星疊、坤沙的大本營、軍營、他創辦的大同中小學和生前和他並肩作戰的老戰友們細說當年。

目前的滿星疊不見一丁點毒品的影子,有的只是一片平靜的山坡。人們在忙著種菜、修公路、建學校,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還有孩子們從學校中傳出來的開朗悅耳的弟子規朗誦聲。

在滿星疊老百姓的眼裡,坤沙是個英雄,心胸寬闊,懂得惜才。他一生熱愛中文,努力開創華校,守護人民,主張建立一個民主自由的撣邦共和國。在他的地盤上,甚至家家戶戶都得接受“抽壯丁"的徵兵制度,但大家都視追隨坤沙是一輩子的榮耀。

從老戰友口述,坤沙原來愛穿著便衣,遇到插秧季節,他更常常挽起褲管,下水田幫助老百姓插秧;今天,坤沙已經不在了,但被坤沙徹底注入全新生命力的他們,仍然抱著坤沙強烈的信念而努力地活著每一天。他們甚至很努力地在實踐著坤沙生前的意願:好好學中文、好好受教育;教育,是希望的開始!

坤沙的一生:出生緬甸闖蕩泰
一生崇拜毛澤東

有“鴉片大王"之稱的坤沙,原名張啟福,又名張奇夫,坤沙這個名字是他在年輕時到泰國闖蕩所取的假名。父親是國民黨軍官,母親是緬甸少數民族撣族人,1933年2月17日出生於緬甸撣邦萊莫山弄掌大寨。

坤沙年僅3歲的時候,父親去世。母親改嫁一個叫昆愛的撣族頭人。但是2年後,母親病故,此後他的繼父又結了3次婚,坤沙交由他的祖父張純武及二叔張秉禹撫養。他只在小時候在廟裡當小和尚時受過一點教育。

在祖父的莊園裡,坤沙學習了中文。由於張純武有一個龐大的馬幫,所以從小坤沙就在驢馬群裡長大,駕馭牲口的能力,很小的時候就已輕駕熟路,游刃有余。

精通中緬撣英語言

長在亂世年代,坤沙沒念多少書,但他天資聰慧、過目不忘,加上勤奮好學,精通中、緬、撣及英等多種語言。他最崇拜的人就是毛澤東,生為一介平民而為自己的民族不惜付出一切,奮鬥一生。

坤沙小時候,薩爾溫江流域正是罌粟花開得最為艷麗的時期,大家無不以此為生。少年時,坤沙就知道,鴉片是外國人喜愛的玩意,可賺錢的東西。

坤沙幾乎未受教育,但從國民黨遷台後留在緬甸的孤軍那邊學會作戰技巧與種鴉片。

他宣稱自己畢生都在為爭取撣族人的自治而戰,形容自己是撣族人的解放戰士,在緬甸東北部的撣邦領導撣族聯合軍,後稱撣邦軍。

坤沙在軍隊擴展至800人時,取得緬甸佤邦及撣邦大片土地控制權,並將它們發展成鴉片生產地。他在1960年代初期已成為金三角最大毒販,但在1967年與國民黨老撾殘軍為鴉片廝殺,近乎一敗塗地。1969年,他被仰光政府逮捕入獄。5年後,手下綁架兩名俄羅斯醫生,透過交換讓他獲釋。

1976年,坤沙繼續販毒事業,並在泰北設立基地。值其販毒事業高峰期間,他主宰一個如假包換的毒品王國,雖然坐落於叢林峽谷間,但衛星電視、學校與地對空飛彈一應俱全。

1996年坤沙向緬甸軍政府投降,此後在仰光深居簡出。多年來菸不離手的他,經常以台灣流行歌曲招待訪客。他也會種植蘭花與草莓,並且親自指揮將海洛英輸往全球。

有一段時間,華府估計全美高達六成的海洛英,都是從他地盤的鴉片提煉而來。

坤沙堅稱,只有讓貧窮的撣邦經濟有所發展,才能阻止撣邦繼續種鴉片並走私到“嗜毒如命的西方"。他在1983年向採訪他的記者說過:“我的人民、撣邦的人和我,都是為了爭取獨立而鬥爭,我們得不到任何外援,種植鴉片就理所當然成了我們唯一的經濟來源。"

坤沙大本營:人民英雄救世主
老百姓稱昭坤沙

坤沙曾是國際緝毒人員要通緝的頭號人物,但對滿星疊的人民來說,他是英雄,是窮苦的他們唯一的救世主,是撣邦各族人民的大救星,非常信賴的衣食父母。

老百姓尊稱坤沙為“昭坤沙",也稱他為國父,昭,就是王者,至高無上的意思,相當於古代帝王。

坤沙在滿星疊一住就是十幾年,把這座深山野谷變成了撣邦反政府武裝大本營和世界著名的毒品王國的心臟。

他控制大部份金三角地區,隊伍多達3萬餘人,訓練有素、裝備精良,擁有各種現代化武器,甚至還有先進的美制防空導彈,足以與任何政府軍對抗,成為繼國民黨殘軍之後金三角最大一支地方武裝。

謎樣的晚年:獲緬政府特赦後繳械
死後骨灰撒孟加拉灣

緬甸政府曾經聲稱一旦逮捕坤沙就將對他實施絞刑,但是1996年,緬甸政府對他提出了特赦。坤沙隨即率領他的武裝投降,並與4個老婆移居首都仰光。2007年10月26日,坤沙在仰光逝世,死因成謎,但晚年的他一直患有多種疾病,並且半癱瘓。

據知,他死時場面冷清,他的親人也並沒讓他長眠故鄉,而是將他的骨灰撒在孟加拉灣。坤沙育有兩男三女。子女現皆居於泰國。

世人看坤沙:長相斯文講義氣
非常尊重讀書人

接觸過坤沙的人認為,坤沙本人頗具個人魅力,智慧過人,他長相斯文,很講義氣,並且很隨和,尤其尊重“讀書人"。但是世界各地的反毒品人員則稱坤沙為“死亡王子",他們指責說,坤沙及其組織從事販毒、暴力、謀殺、暗殺及賄賂等活動。上世紀80年代,美國曾估計,美國本土的海洛英有60%是在坤沙控制的地區進行提煉,美國曾懸賞200萬美元捉他。
(光明日報‧報導:謝麗清、陳柬郡、林春蓮)

whyyou 发表于 2012-9-28 13:54:28

《明查:褪毒金三角》系列二:教育是希望開始‧坤沙辦校創造未來


2012-09-17 11:40



只要來到大同學校,可愛的孩子們就會以朗朗上口的弟子規來迎接你。(圖:光明日報)

由坤沙創辦的滿星疊大同中學是全村華裔孩子的希望,大同中學目前發展迅速,也得到各國支援和協助。(圖:光明日報)


這是大同學校的校車。老村長每天都會風雨不改載送學生來學中文。(圖:光明日報)


大同學校的一切設備雖然簡陋,但對泰北的孩子來說,能學中文已經是一種奢侈。(圖:光明日報)


大同教師們都抱著熱血和搞好中文教育使命而來,就算薪水很少。(圖:光明日報)


台灣的金車教育基金會每年會拉隊到大同中學來當義工和支援,負責人說,目前該活動已進行第四年。(圖:光明日報)


來自雲南的黃學成是大同學校的教師,他說,來到滿星疊後,從老百姓的閒聊中,才知坤沙是一個真正的英雄,也因為這樣,他也投入大同學校服務,盡一份力。(圖:光明日報)


坤沙離世後,曾刀光血影的滿星疊目前平靜如水,村民依然努力討生,堅強活著每一天。(圖:光明日報)


滿星疊的早市溫馨而熱鬧,婦女都會背著孩子把家中種植的野菜、腌菜等帶來買賣,可買到誠\意滿滿也美味營養的獨家菜。(圖:光明日報)


滿星疊記載了太多坤沙(也譯昆沙)足跡;在1996年前,滿星疊是外人的禁地,讓這個鄉鎮籠\罩著神秘的面紗。坤沙逝世後,滿星疊的老百姓都抱著坤沙當年的信念掙活下來。當年與他並肩作戰的老戰友,不管是斷了腿或是沒了掌的,大家都各安天命的活下去。坤沙當年的機要秘書現是滿星疊民宿老闆;當年跟隨坤沙的小兵隊,已成了坤沙創辦的滿星疊大同中學的校長,將坤沙開創華校的心願和精神努力延續下去。


滿星疊的村民長期在坤沙的信念薰陶下,瞭解教育的重要,更想壯大華文。因此,家裡再窮也要送孩子到學校接受教育,米缸再空,也要掙出一學期約300令吉學費送孩子到學校另外接受華文教育。滿星疊在1996年對外解禁後,村民開始接收外來的資訊,他們相信,要掙脫困境,要看到未來,目標必須鎖定在教育上,他們堅信:“教育,是希望的開始。"泰北滿星疊唯一的華校大同中小學,是由坤沙創辦。辦學校、推動中文教育,也是坤沙革命的一部份。這也是村民對坤沙崇拜的理由。

泰政府禁設中文學校

坤沙是第七代緬甸撣邦的華裔,他受的教育不高,卻有著相當強烈的中華民族意識,而他從來也深信著,窮苦的他們,只要有了教育,才能有希望和未來。

1968年3月1日坤沙在滿星疊創辦了“大同中學"這所中文學校,並任董事長,而孫斌則擔任第一任校長。取名為大同中學,主要是追隨國父“世界大同"的思想,孔子有教無類的辦學理念。

學校剛創辦時,學生只有區區的36人,教師兩位,茅舍教室兩間,而學校的一切經費和教師薪資,都由坤沙負責。

然而,1984年遇到泰國政策大變動,嚴禁設中文學校,將原有校地徵收,改為政府的泰文學校。

雖然如此,滿星疊上上下下的村民仍未放棄為下一代爭取華文教育的機會,他們分散各處補習中文,甚至清晨及晚上都借用張蘇泉(原名張書全,任命為參謀\長;坤沙當年的最得力助手,張宅也曾經被泰國軍方攻佔過,也是滿星疊之役的主戰場,目前成了好奇觀光客必走的旅遊景點)棄用的別墅上課,後來在校長、老師的奔走和爭取下,才得以在泰文學校再建中文學校。

今日的大同中學,已是全新的面貌,在各方各國的捐助下,現今有了教學大樓和大禮堂,2001年,坤沙還以其妻子之名,捐建一幢“桂英教學大樓"。而學生人數也從當年的36人增至949人,師資也從2名增至31名。

2年前動工的4層樓教學大樓有宿舍和儲藏室,但因經費有限,目前停頓著。經費方面尚缺約三百多萬泰銖(三十多萬令吉)。

大同中學現也設有大同小學,校內來學習中文的也有百分之二十以上的是非華裔學生。

大同中學現任校長,則是當年跟隨坤沙的小兵張明光,他同時是大同學校第九屆的學生,也是大同中學第八任校長。會扛起這份重任,除了是對母校的情深義重,當中也包含想繼續完成他最尊敬的人坤沙的遺願,將他熱愛中華文化的精神發揚光大。

延續中華文化精神

《光明日報》直擊滿星疊採訪時,巧遇台灣金車教育基金會拉隊到大同中學進行教育服務和活動。很多台灣的學生都還是自費來當義工的,也有很多學生從台灣給滿星疊的學生帶來了二手文具、衣物等,徹底展現了溫情不分國度的一面。

這樣一個“毒山"卻因為有了大同學校的出現而變得溫暖。不管坤沙在之前是如何被評價,但他在滿星疊開辦了唯一的大同中文學校,延續中華文化的精神,留下一個善舉,這是不爭的事實。

而當年跟隨坤沙的張明光,現任大同中學校長,11歲就接受“抽壯丁"。談起坤沙這個被他稱為爸爸的傳奇人物,只說了這麼一句:“沒有坤沙,就沒有今天的滿星疊,沒有坤沙,就沒有今天的大同學校。我們很慶幸,在貧困戰亂的時代,還能持續接受華文教育。"坤沙於1996年率軍隊向緬甸政府投降,是滿星疊人民永遠的痛。

所以,他們會更正外人的說詞,認為坤沙不是向緬甸政府投降,也非投誠\,而是達成“停戰協定"。

老師談坤沙:搞好教育
盼下一代學中文

44歲的黃學成是大同學校的中文教師。

他來自中國雲南,在滿星疊住上整20年,目前在這裡落地生根,結婚生子。

來滿星疊之前,他說只從書上看過大家都稱坤沙是個十惡不赦的人,直到落腳滿星疊後,他才真正明白,坤沙是一個值得尊重的英雄人物。

“常與這裡的百姓喝茶聊天,大家很自然的都會談起坤沙,我太太的親戚也跟隨著坤沙,聽過他不少不為人知的故事,對人民不惜一切的付出,我們都很敬佩他。"也許因為這樣,他到了坤沙創辦的中文學校擔任教師,和所有滿星疊的村民一樣,都希望下一代能好好學習中文,搞好教育。

“除非你非常熱愛中文,又或者抱著和我們一樣的使命,否則以現今在大同就職教師的單薄薪水,根本很難維持生活。"他透露,小學教師來說,每月的薪金約4000泰銖(400令吉),而中學教師的薪金,每月也只有6000至9000泰銖(600至900令吉)。

他說,滿星疊大部份都是雲南人,泰國有100家工廠,而有99%是中國人所開創的。

刀光血影所:闢設11村
第5村安頓殘軍

泰北跟台灣關係很密切,就像美思樂鎮,1949年國民黨軍九十三師官兵撤退到泰北,孤軍鎮守在滇緬邊境異域,等待一聲令下反攻大陸。但數十年過去了,苦守異域的他們就像被遺棄一般,反而成為失去身份的遊民。作家柏楊所著《異域》一書,即是描述這段被世人遺忘的故事,並曾一度改編成電影。

滿星疊跟美思樂歷史背景相似,前者是坤沙昔日的老巢,一個曾刀光血影的處所。坤沙在滿星疊設有11個村,而一些與他打仗時受傷的殘軍,全部都被他安頓在第5村,也是大同中小學所在地。

滿星疊有個美麗的名字,這樣的一個名字,實在很難讓人想像會與毒品有所牽扯。也有聽說冬天時,滿星疊曾出現滿天星光燦爛的奇景,但實際上,滿星疊是BanHinteh的泰文譯音,意思是“石頭爆裂的村莊"。顧名思義,那是個酷熱到連石頭都曬裂、不宜人居的地方。外界都說坤沙是個無恥的大毒梟,但在滿星疊人民的心裡,他是永遠的英雄,他們稱他為撣邦國父,沒有坤沙,就沒有今天的滿星疊。

神秘滿星疊:村民避談
坤沙名字是禁忌

1990年由朱延平執導的台灣電影《異域》(A Home TooFar)是當年最賣座的電影,也曾讓許多人流下熱淚。劇情是依據台灣作家柏楊所撰寫的同名戰爭小說為基礎改編而成,影片中泰北孤軍奮戰不懈的劇情曾引起台灣民眾的廣泛討論。而王傑演唱的《異域》主題曲《家,太遠了》,更是唱到許多人心坎里。

就如劇情一樣,這群人直到現今,只有少部份回到了台灣,其他大部份的人和後代仍留在泰北過著艱難的日子。滿星疊,就是這群人的藏身之處,他們多數來自雲南,都是一群留在泰北的中國人,也是大時代悲劇下的受害者。

異域孤軍及其後裔的奮鬥,血淚交織又無奈,絕望的一生,異域的電影情節歷歷在目。

坤沙當年約近4000人的撣族革命軍,指揮部設在滿星疊小鎮。這是一個距離緬甸邊境不到8公里的村子,有273戶人家,1600多人。在離滿星疊不遠的其他七八個寨子,也同時駐紮著坤沙的其他部隊。

滿星疊在一個山谷中,長3公里,寬1.5公里,四面環山,地勢險要,水源豐富,森林密佈,是一個易守難攻的地方。

在滿星疊,坤沙是個禁忌的名字,是個敏感話題,一談起他,村民就是語帶保留、欲言又止。

雖然不願多談,但從舉止中和談話中都可捕捉到村民一致的共同點,他們崇拜坤沙,敬佩坤沙,更是默默地守候著和實踐著坤沙的遺願和信念。

這裡的每個村民,從孩童到老人,都是聽著坤沙這名字而長大的。80年代,滿星疊的小鎮上,幾乎天天能看見大家都尊敬的坤沙,人人口中的大毒梟現實中愛穿便衣,手中都會拿根籐手杖,樣子很和善,沒有架子。

坤沙曾如此告訴過他下屬:“當年西方人以鴉片欺負中國人,現在我們要照樣以西方人的方法`還回去’,不過我們絕對不可以吸毒,也不`經營’鴉片事業。"村民都深信著,坤沙的所作所為,是為了撣邦獨立建國,也一直都認為,在這樣一個惡劣的自然環境下,老百姓們根本不懂得栽種其他農作物,別無他法,只好依賴種植罌粟討生,而坤沙只是為了維護民生大計而革命。

轟炸滿星疊
泰國軍方緝拿坤沙逐戶搜

1982年,泰國曾發動滿星疊之役,也被稱為第二次鴉片戰爭,攻擊轟炸滿星疊希望緝拿坤沙,逐戶搜索搗毀家具,這一切的一切,都曾在滿星疊發生。

坤沙當年最得力助手張蘇泉的家也曾經被泰國軍方攻佔,是滿星疊之役的主戰場,那裡也成了好奇觀光客必走的旅遊景點。

張蘇泉出生於1926年,受過軍校訓練,因才能出眾,足智多謀\,備受坤沙倚重,任命為參謀\長,是坤沙撣邦革命最重要的左右手。

滿星疊之役發生在1982年1月21日,當天也是張蘇泉的生日。

泰國邊防軍得知當晚坤沙會和重要幹部到張家祝壽,發動地面部隊和直升機、轟炸機,想要緝拿坤沙。然而,當晚坤沙沒來,又是轟炸又是逐家搜索,只讓滿星疊的平民飽受驚嚇,四處逃命。

戰事直至1月24日才結束。

【採訪手記】沒了坤沙回歸平靜

重回歷史現場,沒了坤沙,沒了毒品,滿星疊最終還是回歸平靜,如今平靜如水的滿星疊,村民和平生活、知足常樂,孩子歡樂的笑聲,似乎一切都沒發生過。

泰國政府接管滿星疊後,將它改名為“崇泰村",有尊崇泰國之意,也意味著坤沙和毒品一切都已遠離。清晨4時,滿星疊的市場上就會看到許多少數民族婦女背著孩子來賣菜。所有的蔬果都是自家栽種的野菜,新鮮且充滿心意。

滿星疊原本一點也不浪漫,而且是個生活艱難的村莊,但如今從村民堅定的眼神中可以看到,他們的未來不是夢,他們也不會再往回看,只會不停地往前走。

(光明日報‧報導:謝麗清、陳柬郡、林春蓮)

whyyou 发表于 2012-9-28 13:59:30

《明查:褪毒金三角》系列三:扛鎗小兵任校長‧劊子手失常殺妻‧孤軍帶坤沙影子生存


2012-09-18 12:34



年紀輕輕的張明光校長深受學生的尊重和愛戴,孩子們也在他努力的經營下,快樂的學習中文教育。(圖:光明日報)


11歲就跟隨坤沙的小兵張明光目前是大同中學校長,他說,沒有坤沙就沒有今日的他們。(圖:光明日報)


坤沙當年的劊子手患有精神病,而他的兒子趙德威則成了一個人人敬重的牧師。(圖:光明日報)


《光明日報》直擊滿星疊的第5村,聽坤沙的殘兵述說當年。(圖:光明日報)

滿星疊第5村住著最多的殘兵。這一段段過去是歷史,卻不會記載在史記中。但在他們的心底卻是無法磨滅的一段過去。(圖:光明日報)


儘管失去了一條腿,但查哈約瑟無怨無悔。(圖:光明日報)


查哈約瑟的妻子和孩子,目前都過著幸福平靜的生活。(圖:光明日報)


被地雷炸斷了左腳,展若後半生只能靠義肢行動。(圖:光明日報)

泰北滿星疊曾經藏身著許多坤沙昔日得力追隨者及後裔。坤沙逝世後,村民還是帶著他的影子繼續生存。當年的孤軍各安天命的生活下去,扛鎗小兵現已是中年校長;趙姓劊子手在離開部隊後精神出現問題,後來更企圖殺害妻子,讓妻子和孩子對他充滿恨意,晚年孤老終生,無處話淒涼。


離開一代毒梟後,村民都有全新的發展。

跟隨坤沙的小兵張明光(41歲),也就是孤軍,目前已成了坤沙創辦大同中學的現任校長,延續和堅持坤沙的遺願,有聲有色地管理大同中學。

當年擔任坤沙處斬犯規者的是一名趙姓的劊子手。坤沙是軍人,絕不浪費多餘的子彈,所以犯規者一律處斬,而趙姓者就是當年殘酷的行刑者。

趙劊子手在離開坤沙部隊後,精神也出現問題,後來更企圖殺害親人,如今,太太和孩子都對他有著滿滿恨意,晚年孤老終生。

小兵變校長滿心期待
11歲當兵沒恐懼

來自中國雲南的大同中學校長張明光,8歲隨父母到滿星疊村莊。11歲就跟了他口中的爸爸坤沙。

在接受坤沙規定的“抽壯丁"時被抽去當兵,11歲的他沒有恐懼,更沒有無奈,只有滿心期待、歡喜和榮幸。

他說,家家戶戶都得接受“抽壯丁"徵兵制度,即是“三抽一"、“五抽二",也就是說,一戶家若有二或三個男丁,就得抽一位去當兵;有四或五個男丁,就得抽兩位。

抽壯丁徵兵制度

坤沙當時的指令就是“聖旨",沒人敢違抗,更沒人敢做逃兵。一旦抽中兵籤就得從命,若反抗,就會遭抄家滅門命運\。

“我從小在這難民村長大,在很小的時候,就會唱`收復擺夷山’。所以,當我被抽中時,反而覺得雀躍,滿腹熱血,國父坤沙可是人民大英雄,能跟隨他是三生有幸。"擺夷山也就是坤沙出生地,是緬甸撣邦地區,很久以前屬於中國的一部份。滿星疊村民在坤沙強烈的灌輸下,擁有相同理念:要打回緬甸爭取撣邦自由。

張明光有4兄弟,11歲那年他被抽中兵籤後,就加入由坤沙組成的“小兵隊"。從那年開始,他身兼多職,每天除了要上泰文學校、中文學校,還得接受軍訓。

軍令如山
吸毒者一律處死

人人皆知,坤沙曾是軍人,治軍嚴厲,所以,張明光對於軍訓的記憶至今依然鮮明。他說,小兵隊的軍訓一點也不馬虎,至於軍紀,更不是開玩笑的。

坤沙曾說:“這世界上有兩個人最痛恨吸毒,一個是我,還有一個是天底下的母親。"坤沙雖被稱為世界毒王,但他不吸毒,還發佈禁令:凡發現吸毒者,一律處死。

“一旦發現軍隊有人吸毒,第一次會被送去煙毒勒戒所,第二次還是被送去勒戒所,第三次再犯,就是處死。"在接受軍訓時,張明光還是個11歲的孩子,甚至不比鎗高,但他還是每天得接受地獄般的訓練,比如要在佈滿鐵絲加碎石的地上忍痛強行、不斷地練習,就算閉上眼也會拆解、組裝M-16步鎗。

張明光當然也犯規被處罰過,前後4次,但並非吸毒。

“還記得一次點了香煙來驅蚊,但最後卻被認定是抽煙犯規,屁股被打了五大板,還被關在牢房7天,這還是最輕的處罰。"他說,再被發現抽煙,就是打十大板了。

被關3次
土洞是一生惡夢

坤沙大本營中的人坑讓人毛骨悚然,它又稱為土洞,張明光前後被關3次,那是他一輩子的惡夢。

第一次是被發現打牌,關了14天;第二次是因為打架,關了21天;第三次是偷偷喝酒,又關了1個月。

“沒人能想像關在人坑會是怎樣,我試過,就是一輩子難忘。"所謂的“人坑",就是在地下挖一個僅容下一個人的葫蘆形地洞。口小,直徑約50公分,深達四五公尺,底部則只能讓一個人躺下,呈圓形,直徑170公分,需架上樓梯才能爬出來。

“洞裡甚麼都沒有,吃喝拉撒就是在洞裡解決。"所以,被關閉期間,除了要忍受臭氣薰天,還得承受洞裡寒氣、燥熱和蚊蟲叮咬。

接管母校
延續坤沙教育精神

張明光是大同中學第八任校長。他說,大同是培育他的母校,他也是第九屆學生。

2001年張明光回來接管母校,除了感恩,其實也包含對坤沙的崇拜之情。大同中學是滿星疊第一所華校,延續當年坤沙一心想推廣華校的精神。“記得坤沙曾說過,大家都是華人,這是大家的土地,就讓大家一起努力,爭取應有福利。"就算外界對坤沙有怎樣的評價,在張明光的心目中,坤沙是人民永遠的英雄,他愛護著每一名老百姓,他們永遠尊敬他。

劊子手一伸處死犯人
刀取代鎗省子彈

坤沙當年在處死犯人時,都會用刀取代鎗,坤沙是軍人,絕不浪費子彈,而趙德威的父親,就是坤沙殘酷的劊子手。

現年36歲的趙德威目前是傳道人。

談起父親,他還是對當年子彈險穿過的驚險一幕,感到心有餘悸。

“父親在離開坤沙的部隊後,精神就一直有問題。十多年前,他病發時,曾開鎗殺死了我的阿姨,原本想再向我母親開多一鎗,幸好子彈沒了,他用刀砍傷了我的母親。"趙德威有9個兄弟姐妹。他說,他在一個充滿恐懼和陰影的環境裡長大。

打從他出生,就知道有個精神病的父親,也知道父親曾是坤沙的劊子手,其餘的一直是個謎。

用刀教育手法殘忍

“父親離開坤沙部隊後,一直埋名隱姓,連我們也不曉得他真實的姓名,趙這個姓應該也是假的,他來自哪裡?他幾歲?為何會離開部隊?這些他從來都不會告訴我們。"他說,父親極少提起關於自己的事情。他只知道,父親當年在部隊裡發生了不愉快的事件,所以提早離開。

“我在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已離開了部隊,但父親在教育我們時,手法非常殘忍,他都是用刀來教育我們的,所以我們從小就非常害怕父親,在一個沒有愛,只有恐懼的環境中成長。"他說,父親沒病發時,舉止正常,一旦病發,後果則不堪設想。

“十多年前,父親突然病發,他瘋狂的舉起鎗殺死了我的阿姨,當時我也在場,親眼目睹阿姨慘死在我眼前,更親眼看著父親把鎗指向媽媽時子彈沒了,結果他舉起刀,向我媽媽後頸部給狠狠砍了下去!"他說,父親傷害母親後,再舉起鎗指向他的腦袋。他說,他永遠也忘不了那一刻,父親不但沒悔意,還親口對他說:“我要殺死你們全家!"雖然父親最終沒向他開鎗,但那一幕,阿姨慘死,媽媽渾身都是血,這一刻的陰影,讓他這輩子揮之不去。

“以前我害怕父親,現在我卻是憎恨他!"他說,母親被父親砍傷後入了醫院,隔天就不見了蹤影,從此失去了媽媽的音訊。

“直到12年後,我才從別人口裡得知我媽媽的行蹤。她和我們所有的兄弟姐妹一樣,極度害怕和憎恨著我的父親。"之後,他們把母親接了回來。從此,他們一家人也和父親劃清界限,想永遠和徹底逃離他的魔掌。

親眼目睹父殺人傷害媽媽

目睹父親殺人還傷害妻子時,趙德威僅14歲,幼小心靈深受打擊,對父親除了有著深深恐懼、恨意,更不曉得自己往後的路該如何走下去。

“也因為這樣,14歲那年我信了主。當時我彷徨無助又痛苦萬分,對父親充滿恨意,後來我每天都禱\告,求上帝讓我別再恨他。"就這樣,他從信仰中找到了原諒父親的勇氣,更學會了釋懷。

不再怨恨父親,讓他發現自己的人生從此獲得救贖。成為傳道師後,他開始積極服務社會,造福更多人。他的人生也從此改寫,心靈上也獲得平靜和安寧。

“到現在,我的兄弟姐妹包括母親還是不能原諒父親,只有我,早已原諒了他,常常去探望他老人家。"他說,父親晚年性情大有改變,不再喊打喊殺,每天都很開心地種稻。

“他偶爾還是會發作,有次我在他家過夜,夜深人靜時他突然提起一桶水潑我。但是,我已經不再生氣,更不會再恨他,他畢竟是我的父親。"

查哈約瑟踩地雷炸斷腳
坤沙蓋房送米糧

42歲的查哈約瑟在15歲那年來到泰北,25歲加入了坤沙的部隊,接受坤沙精密且地獄般的訓練。

他是於十多年前替坤沙打仗時,誤踩地雷炸斷了左腳,所以被坤沙安頓在第5村,目前已結婚,並育有4名子女。

“當年坤沙先生為我蓋了這所400平方尺的房子讓我居住,早期會每月派送一袋米糧過來。雖然在部隊服務多年,但我只是個小兵,沒能與他正面交談,但他並沒忘了我們這群失去打仗條件的老兵,內心對他充滿感激。"在他印象裡,坤沙最痛恨軍隊內有人吸毒。記得軍隊有名替坤沙管理賬目的隊員,被坤沙發現吸毒,最終難逃處死的命運\。

“離開部隊後,我就靠自己唯一的專長蓋房子來過活,做一天過一天,雖然收入不高,但勉強可以填飽一家人的肚子。

他說,失去一條腿也等於失去生活自理能力,但他們生活過得再苦,肚子再餓,也沒想過要回去自己的國家。而他,也已經在這小村落地生根,並與妻子育有4名孩子,目前生活雖然艱難,但還是過得平靜。

查哈其中一個兒子在多年前患上一場大病。

而一日三餐都成問題的查哈,根本沒多餘的錢讓兒子就醫,與太太就只能淚水滿臉硬起心來讓兒子等死。所幸,最終通過教會幫忙籌到了醫藥費,兒子才挽回一條命。

也因為這樣,他們一家人從此就成了虔誠\的基督徒。

“但我還是永遠不會後悔,跟隨坤沙先生,是我最驕傲和榮幸的事,就算賠上了生命,也在所不惜。"

被逼當兵離棄生病媽媽
展若曾痛恨坤沙

現年80歲的展若是在50歲時才跟隨坤沙。他說,那時是坤沙剛崛起的年代,自己對坤沙是從開始的痛恨轉成敬佩。

“我被要求加入坤沙部隊時,因為母親生病,曾經苦苦跪求他們不要帶我走,我想留下來照顧我年紀很大的母親,但他們還是帶走了我。"他說,當時的他對坤沙痛恨萬分。在軍營內,更日日掛心著一人留在家中病重的母親,那是一段難熬的日子。

“後來,我才從他人的口中知道我母親去世了,我悲痛又怨恨,但最終,我還是信服了坤沙先生,並願意為他付出我的性命。"和坤沙並肩戰場前線的他說,坤沙是個好人,更常告訴他們,一定要做一個好人,不管外界如何評價坤沙,他始終覺得,他並沒有錯,只是生活迫人。

展若是在56歲的時候,在戰場上被地雷炸斷左腳,他後半生都依靠那木頭製成、連腳板都沒有的義肢來行動。

和查哈一樣,坤沙也給他建立了一所房子,早期每月都會派送米糧給他們。

展若有過兩段婚姻,他和現任的妻子曾育有3個孩子,兩個兒子已去世,目前他們都依靠種植玉米為生。

“我最安慰的,就是30歲的女兒目前在曼谷找到好差事,每月都會寄錢回來,我和太太的生活過得無憂無慮。"從中也可看到,殘兵的後裔正在逐漸融入泰國社會,並都有了很好的發展和未來。

(光明日報‧報導:謝麗清、陳柬郡、林春蓮)

whyyou 发表于 2012-9-28 14:04:41

《明查:褪毒金三角》完結篇:打救5000幼孤軍‧福音團體提升教育


2012-09-18 19:20



教會為泰北孩子提供免費中文教學,課室雖簡陋,但能學習中文,孩子們已相當滿足。(圖:光明日報)


教會和孩子們今年一起慶祝兒童節,並收到澳洲孩子們寄來的小禮物,喜悅萬分。(圖:光明日報)


張蘇泉和坤沙結合,才成功打造毒品王國。坤沙一生最信任的人就是他,而他也忠心跟隨坤沙至晚年。


來自檳城的陳妙慶牧師這15年來馬泰兩地奔波,積極為泰北提供中文教育和傳教任務。(圖:光明日報)


張義培是坤沙部隊的隊長,對於跟隨坤沙多年,晚年卻沒能很好的獲得坤沙照顧,他覺得不滿。(圖:光明日報)


《流浪金三角》是中國知名作家鄧賢1998年自費獨闖金三角實地採訪後,寫下的作品。


《流浪金三角》是中國知名作家鄧賢1998年自費獨闖金三角實地採訪後,寫下的作品。

一代毒梟坤沙在滿星疊建立毒品王國時,曾把村鎮分成11個村,並用第5村來安頓孤軍殘兵。據悉,1996年坤沙投靠緬甸政府後,泰北約5000名年幼孤軍不知何去何從,沒了方向。


一群年幼的孩子也被稱為孤軍,在接受坤沙“抽壯丁"的徵兵制度後,他們對自己的父母沒了印象,父母也認不出他們。最終,他們被教會收留。

現年71歲的檳城真光浸興教會牧師陳妙慶,就是打救這群孩子的一份子。15年來,他馬泰兩地奔波,就算在2006年退休後,為了繼續完成這有意義的任務,這6年都是自費到泰北服務。

“剛開始,我們是為傳福音,後來是為了教育和照顧不幸的孩子而來。他們很多都是村裡的窮孩子,有些是沒身份和國籍的孤兒,我們為他們提供了免費教育,並給他們地方住。"陳牧師說,泰北山區共有十多個福音團體。一些發展較好的村有中文學校,但都是要收費的,那裡的窮苦村民吃住都成問題了,沒能力讓孩子受教育。所以,他們的使命就朝兩方面進行,一是傳教,二是提昇孩子的教育。

牧師自費到泰北服務

“我們主要是開設免費中文教學,而我們的中文補習班目前有七八十名學生。如今,教會也開始正式收留一些當地孩子,除了孤兒,還有窮家孩子,都是五六歲以上的孩子,為他們提供住宿與膳食。"回憶15年前剛到泰北傳教時,陳牧師很有感觸地說,當年,道路都還沒開發,受中文教育的孩子不到10%,很多都沒機會受教育。如今15年過去了,看著一個個孩子受教育後能說出一口流利中文,他非常欣慰。

他說,今年兒童節,澳洲的孩子們寄來很多小禮物,也是當地孩子從沒體驗過的節日,看著孩子們緊緊抱著懷中的小禮物及玩具往山下奔跑叫喊,多麼喜悅多麼激動,也讓陳牧師深深感動。

“人人都說,泰北是個毒區,我們卻在這裡看到很溫馨的畫面,孩子們是多麼天真單純,也非常善良,給他們一個好的教育,就是給他們一個好的開始。"所以,他們一直都很努力在推動這使命,希望得到更多人支援協助,讓孩子們順利地走下去,有更美好的明天。

年長的陳牧師與多位牧師十多年來風雨不改抱著宣教使命奔波。因為有了他們,不管是傣族、阿卡族、拉胡族或其他少數民族的孩子,都順利在當地接受完整教育和照顧,也開始看到未來。

陳牧師說,這就是他堅持走下去的動力。

“我每月平均兩星期在泰北,兩星期回到檳城,多年來已經習慣了,也不會覺得累,泰北已經是我的第二個家。"

供書教學
讓孩子過常人生活

陳妙慶牧師說,教會除了收留孤苦無依的孩子,也會提供教育,讓他們學習中文,而在他們長大後,教會也會透過各種管道讓他們取得居民權和身份證,讓孩子們也能擁有常人生活。

“目前,教會培育的泰北學生,至少是高中畢業,有者是大學生,應該不少過50位大學生。讓我最感動的是,學生到台灣工作後,還長期擔任中介任務,透過他的幫忙,我們才有外國教會來支持和資助,包括美國、香港、台灣和馬來西亞。"他們的學校也培育出不少專業人士,更有學生在曼谷成了傑出律師。

培育專業人士

“這名律師學生也替許多孩子爭取公民權,並且介紹學生到台灣就業。許多來自外國包括台灣的醫生都來當義工,替孩子義診\,包括身體與牙齒的檢查。"陳牧師說,泰北很多居民的教育程度不高,也有很多父母吸毒後沒能力照顧孩子。再者,他們生活常識不足,導致很多孩子染上愛滋病,但目前這情況已經減少了。

綁架醫生威脅放人
張蘇泉忠心追隨坤沙

中國作家鄧賢在獨闖金三角時發現,張蘇泉的名字似乎比坤沙更響亮。鄧賢甚至得出一個結論:張蘇泉替誰打仗,誰就無敵於天下,成為金三角霸主。

孟泰軍總參謀\長張蘇泉是坤沙最得力的助手,到了晚年,他仍忠心耿耿追隨著坤沙,他們基本上已合二為一。

1930年出生的張蘇泉是遼寧莊河人。1948年畢業於成都陸軍軍官學校屬黃埔第20期,之後從台灣派駐到緬甸國民黨軍。1961年,國民黨殘軍第二次撤退台灣時,他選擇留在金三角,在一次潰敗時結識了坤沙,並加入了坤沙隊伍,獲得坤沙重用,開始了縱橫毒梟生涯。

張蘇泉跟隨坤沙多年,也竭盡了他的忠誠\。經常微服出訪,行遍緬北,對於緬北地形了若指掌。曾經,他在緬泰邊境作出了許多影響深遠的決策;並為坤沙訓練了成千上萬的精兵。

坤沙曾在多個場合說過,在真正的軍人面前,沒有解不開的難題,沒有打不敗的敵人。他所指的真正軍人就是張蘇泉。

直到了今天,大家對張蘇泉與坤沙的關係依然帶著滿滿的疑團。坤沙的興衰,張蘇泉的功勞最大,憑他的軍事才能,絕對能自立江山,他為何還是對坤沙全無條件的百般效忠?而坤沙,這野心勃勃的金三角頭號毒梟,又為何能如此信任張蘇泉?另外,張蘇泉有動過異心嗎?這些都是謎。

1969年坤沙被政府軍誘捕,直到1976年,這期間也是考驗著坤沙和張蘇泉的關係。但是,張蘇泉沒因此趁虛而入,反而為解救坤沙,他還綁架了兩名援緬的蘇聯(現稱俄羅斯)醫生,並召開了記者招待會,透露人質的處境,引起國際輿論對前蘇聯人道主義政策的指責。

助坤沙訓練精兵

在張蘇泉精心策劃下,坤沙成功被釋放,並採納張蘇泉建議,將撣邦聯合革命軍總部秘密遷往金三角南部滿星疊,往後一住就住了十幾年。

坤沙在滿星疊的日子,張蘇泉擔任參謀\總長管理數萬人的軍隊,也因此讓坤沙輕易控制大部份金三角地區,隊伍多達3萬餘軍人,甚至還擁有先進的美制防空導彈,成功把滿星疊變成毒品王國的心臟。

而張蘇泉運\籌帷幄,指揮若定,在泰緬邊區左衝右突,最終使這支撣邦武裝在90年代發展成為緬甸國內最大的一支反政府武裝,並造成國際廣泛的影響。

1996年因撣族人的排漢運\動,導致內部分裂而迫使坤沙和張蘇泉向緬甸政府投誠\。隨著坤沙投降緬甸政府後,張蘇泉在仰光經營了一間中餐廳,從此過著退隱江湖的晚年,並於2011年6月3日在仰光去世,享年84歲。

張義培:沒妥善照顧
坤沙晚年辜負追隨者

在60年代初期,坤沙已成為金三角地區舉足輕重的人物。金三角是當今世界四大毒品生產地之一,而坤沙也被稱為金三角之王。

金三角地處中國雲南與寮、泰、緬甸之間,佔地16萬平方公里,約是台灣的三四倍大。由於特殊的歷史因素及地理環境,在“三不管"的情況下,使得金三角成為鴉片的盛產地。

一路走進滿星疊,在褪毒後生活還是如常;我們聽到的,都是對坤沙表揚和崇拜的追隨者,當然也聽到另一把不同的聲音。

來自中國雲南的78歲張義培是在30歲時跟隨坤沙,是部隊的營長,專門帶領兵士打仗,十多年前離開部隊後,就以賣煙酒為生。

“我的大半生都跟隨坤沙。無可否認,坤沙是有大將之風和氣概的領袖,我們一心一意為他拼上性命,可惜我們的晚年並沒得到很妥善的照顧,我們都是靠自己自力更生,才能活到今天。"張義培目前已經子孫滿堂,大半輩子都將性命交給了坤沙。如今回首,卻感覺坤沙辜負了他們。

敏感小說
《流浪金三角》揭歷史秘密

《流浪金三角》是一本涉及國際敏感問題的紀實小說,也被視為2000年度最優秀作品之一。

1998年秋天,中國知名作家鄧賢隻身孤膽深入神秘的金三角實地採訪,訪問了數百人,上至前國民黨軍隊的高級將領及毒品集團的首領,下至老兵、前知青、馬幫趕馬人、毒品販子和山民,獲得大量第一手資料。

回國後他寫了《流浪金三角》及《中國知青終結》等轟動性的作品,並被視為2000年度最優秀作品之一。

他也曾採訪到金三角總指揮雷雨田將軍,並參加了第三軍軍長李文煥的葬禮,還接觸到一些大毒梟。

鄧賢曾說過:“這是我的寫作中最困難的一次。我寫了10則稿,耗費了30個月,從40萬字刪成25萬字,慘不忍睹。就像在自己身上動手術。我跟書中的每個人、每個部份都有感情。我寫的是群體的命運\。"鄧賢獨闖龍潭虎穴的採訪過程相當辛苦。除了語言不通、不熟路,更體驗過被人跟蹤,懷疑是刺客殺手的恐懼。更重要的是,當地潛伏著太多政治和歷史造成的隔膜和敵視,以及當地的種種禁忌和潛伏的危機,鄧賢有時甚至擔心自己再也走不出金三角。

他說,在毒品遍地和派系鬥爭錯綜複雜的金三角,要得到當地人幫助很困難,加上歷史因素,居民尤其是國民黨殘軍佔領區的人們對於中國來的人懷有強烈戒備心。

但鄧賢有幸認識了一名萍水相逢的下鄉老知青朋友,他伸出慷慨援手,並向他細述金三角的來龍去脈,提供重要採訪線索,帶領他走訪多位知情人,揭開了一些不為外人所知的歷史秘密,讓鄧賢逐漸走進另一個有關金三角知青的陌生世界。
(光明日報‧報導:謝麗清、陳柬郡、林春蓮)

阿佳 发表于 2012-9-28 14:32:07

好贴顶一个~

angell_nan_p 发表于 2012-9-28 15:15:30

这个集市、马路照片是泰北皇太后县辉鹏村吧!

baizhi 发表于 2012-9-28 15:56:22

大同。。。。。何时才能大同

murphytan 发表于 2012-9-28 16:56:41

好贴顶一个

murphytan 发表于 2012-9-29 10:44:04

有多少人知道大毒梟坤沙的另一面呢???
以前西方把鸦片毒害我们同胞,现在又来把钓鱼岛把中国和日本搞得不停不休。

lbllily 发表于 2012-10-1 10:27:58

不错
页: [1] 2 3 4
查看完整版本: 《明查:褪毒金三角》系列一:用毒品提煉人生‧滿星疊揭坤沙傳奇